top
top
【那年,我入党】“1949年,是我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年”
来源:新闻中心
日期:2022-06-29
作者:
编辑:王娟

  编者按:为庆祝建党101周年,迎接党的二十大,党群工作部特开展“那年,我入党”主题征文活动,引导和激励广大党员同志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坚定信仰、砥砺前行,以实际行动和优异成绩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。

 

  郑洸,中国青年运动史研究资深专家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、中国青少年研究事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,从事中国青年运动史和中国共青团史研究与教学工作近70年,著有《青运史纵横》《共青团历史上的人和事》等。我们平日对他的了解多是因为其在青运史研究方面的杰出成绩,今天,在党的生日即将到来前,让我们听他讲述当年入党的故事,一起来认识19岁时的郑洸。

  “1949年,是我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年,可以说是人生的转折。想起这一段,我感到很自豪”。在郑洸老先生的枣香书屋里,他开始了回忆。

 “想进步,跟着共产党”

  1948年,19岁的郑洸考取了上海国立暨南大学的国际贸易系。暨大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,被称为中共地下党领导下的学运堡垒。回忆起暨大的生活,郑老满怀深情,“暨大对我的人生来讲,非常重要。”

  郑洸在暨大第一学期学习成绩非常优异,“我一开始想的是好好念书,一、二年级多修学分,三、四年级可以半工半读,不用再靠家里接济”,但后来,他的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  1949年前后,国民党由于腐败渐渐失去民心,而共产党力量强大,打了很多胜仗,特别是东北的第四野战军,勇猛无畏,解放全东北,极大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。当时,学生运动再次兴盛起来。在这样的气氛下,像郑洸这样想进步、想跟着共产党的青年学生越来越多。“那个时候有个口号:推翻蒋家王朝,解放全中国!”他说道。

  1949年2月,郑洸加入了地下党的外围组织——“雷社”;4月,为了迎接上海解放,又加入了新成立的人民群众团体保安队。“据后来统计,当时上海参加保安队的有8000人,我是暨大这个大队里的一个小队长。”讲起最初参加革命的经历,郑洸很兴奋。

  在学校时,郑洸参加了福建同乡会,参与组建了国际贸易系系会、学生会等,还参加了护校斗争和学校的应变会。“在3月29日,我们搞了一次晚会,会场贴了一副对联:‘革命青年请进来,反动分子滚出去’!”在这场晚会上,郑洸参与表演了暨大话剧社编排的活报剧《阴魂不散》,还参与了歌咏队表演的反映解放区的歌曲《山那边呀是个好地方》等。当时学校的革命气氛非常浓,地下党的领导力量得到充分体现。

  “我从上海交大获得的油印材料,包括《论联合政府》、《新民主义主义论》等,看完偷偷给其他同学看。”当时,郑洸酷爱学习进步书籍。为了防范国民党的抓捕,郑洸和同学们经常收到消息就要躲起来,他们曾躲在亲戚家的一个货栈里,一待就是小半个月。就是在这种危险的时刻,郑洸也没有放弃阅读进步书籍。“在货栈住的时候,我也把这些小册子带在身边,放在床铺底下,后来被我们的头儿发现了还训了我一顿。”再次回想起这些战争岁月充满惊险的记忆,郑洸脸上除了对故友的缅怀之情,还闪烁着一丝青年人的俏皮和可爱。

  通过参加地下党在校内校外的一些活动,郑洸逐渐转变为一个求进步、跟党走的青年。

  “青年有一分热,就应该发一份光”

  上海解放后,中共中央华东局组织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随军服务团(简称“南下服务团”),准备南下为解放福建服务。6月,暨大学生会主席找到郑洸,动员他南下,其中一句话最让郑洸动容,“你家乡的父老兄弟姐妹还没有解放,你应该参加这个服务团回福建援助家乡”。郑洸觉得这是对一个迫切想要加入共产党的同志的考验,虽然离开学校很不舍,抉择很艰难,他还是欣然同意了。在南下服务团欢送会上,郑洸代表即将出征的同学们讲话,“现在这个时候,我们青年有一分热,就应该发一份光!”

  在南下服务团中,郑洸分到了一大队五中队第一分队,是分队长。南下服务团的战士们大多时候靠两条腿行军,一天40公里,到后来一天80公里。为了避开国民党飞机的袭扰,多是在晚上行军。虽然艰苦,但是战友之间非常团结。“我觉得应该多承担一些,所以有时身上不止一个背包,而是两个背包;不止一杆枪,而是两杆枪。”郑洸回忆道。

  在行军的历练中,郑洸克服了胆子小的弱点,塑造了坚毅的品格,磨练了坚强的意志。遇到问题,大家就开组织生活会,坦诚地解决。“在实践中,我们坚守‘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’的原则,培养了自己的群众观点,对成长特别有好处。”

  就是这样一支出发时被喻为“三多”(戴眼镜的多、戴手表的多、胸前插钢笔的多)的青年军团,克服了重重困难,最终顺利抵达福建,投入到轰轰烈烈地接管福建、建设福建的事业中。

  “入党是最大的心愿”

  南下服务团到达福建后,郑洸被调到军管会工作。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调入军管会,让我管交通运输,包括交通运输公司、邮政总局、轮船公司三个地方,就我一个人。那时候我才19岁,对我是个考验和磨练,我很珍惜这段经历。”

  因为在行军路上不发展党员,直到1949年的最后一天,郑洸终于在福建人民革命大学入了党。这是他1949年最大的心愿,也是他为党的事业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的新起点。

  “入党誓词我至今都记得非常牢,一共五句话:对党忠诚,遵守纪律,服从组织,努力工作,永不叛党。别看就这么五句话,一辈子信守誓言,做起来很难。”哪怕是再艰苦的岁月,郑洸也从未忘记过当初的入党誓词,他对这五句话做出了自己的注解。他说:“对党忠诚”就是一切都献给党,做到“无我”;“遵守纪律”就是凡是党规定不能做的,绝对不做;“服从组织”就是一辈子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;“努力工作”就是“择一事,专一业,奋斗一生”;“永不叛党”就是永远不做叛徒!

  1949年,年轻的郑洸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难,但是采访中他说的最多的两个字是“磨练”。在这一年,他完成了从19岁到20岁的跨越,实现了从参加革命到入党的进阶,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共产党人。

  (本文由hg1088皇冠welcome党的青年运动史教研部教师赵静姝采访整理)